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你的位置:光大彩票 > 产品中心 >

明清家具的艺术基石——材质

发布日期:2022-11-24 20:07    点击次数:186

|明清家具研习社|

一文尽揽明清家具材质美

“天有时,地有气,材有美,工有巧,合此四者,然后可以为良。”这句话出自春秋战国时期的《考工记》,它也是目前中国年代最早的关于手工业技术的文献。

清李澄渊《玉作图·开玉图》

可见在先秦时期,人们就已经认识到了选材在造物中的重要性。

人们反复尝试,才在造物领域寻觅出了许多天作之合:玉佩饰、竹扇骨、紫砂壶......而明清家具的成功,更是离不开用材上的巨大变革。

左:宋白玉镂雕凤凰坠佩故宫博物院藏右:金西厓皱地阳文铜镜古泉竹扇骨上海博物馆藏

明清家具的用材强在何处?我们可从典籍和实物中寻找答案。

如王士性《广志绎》载:“几案床榻,近皆以紫檀、花梨为尚。”以黄花梨和紫檀为首的明清家具用材队伍,代表了中国古代家具选材的最高水平。

灵秀脱俗·黄花梨

黄花梨学名降香黄檀,因产于海南岛,又称海南黄花梨,与它地产出相区别。《广州植物志》中对它的描述是:

喜生于山谷阴湿之地,木材颇佳,边材色淡,质略疏松,心材红褐色,坚硬。纹理精致美丽,适于雕刻和做家具之用。惜生长迟缓,不合一般需求。

在明清家具的制作中,黄花梨主要是是明及清前期考究家具的材料,因为生长缓慢,过度的开采导致了原料匮乏,清中期后已经很少使用。

黄花梨木纹一览

黄花梨的备受推崇源于其天然质性与明代士风的契合,文人雅士也从不吝惜对它的赞美。

“色比金而有裕,质参玉而无分”,西汉刘胜《文木赋》中的这一句,就很好地诠释了黄花梨流金渗水一般的独特质地。

而黄花梨变幻莫测的天然纹理,更如为绝代佳人披上了一层华美天衣:鬼脸、晚霞、狸斑、虎斑、飞鸟、山水......乾坤万物的轮廓似乎都被藏进黄花梨的身体。

华美而不炫目,蕴藉而不沉黯,对于深受儒释道禅影响的中国古代文人来说,这种自然创造的至美,才是值得细细玩味、永不过时的美。

黄花梨本身还有着一定的药用价值,以《本草纲目》为首的许多中医药典籍中都提到了降香疗愈折伤金疮等功效。经现代科学手段检测,黄花梨中的一些成分确有药理作用。

清代家具的常用材中还有一种“花梨木”,它是几种木材的统称,我国和东南亚地区都有出产。

花梨木木色接近黄花梨,但质地、纹理、香味等都与黄花梨相去甚远,以前的北京家具商也称它“新花梨”或“老花梨”。在晚清民国家具中,草花梨家具更是不少。

清花梨木四屉硬挤门百宝箱(局部)研习社藏品

古穆深沉·紫檀

早至先秦,中国古代典籍中就有了“檀”的身影,但据周默先生考证,只有《古今注》、《新增格古要论》和《广东新语》中的木材特征、用途与明清家具中使用的紫檀相符。

《新增格古要论》中对紫檀天然性状的描述是:

性坚,新者色红,旧者色紫,有蟹爪纹,新者以水湿浸之,色能染物,作冠子最妙。近以真者揩粉壁上,果紫,余木不然。

紫檀木纹一览

其实,明清家具所用的精贵紫檀只产于印度迈索尔邦,它学名为檀香紫檀,其余者均为“李鬼”。

紫檀进入中国的历史还披着一层神秘的面纱,目前发现最早的用于贸易的紫檀出自韩国西南部海底发现的中国元代沉船“新安船”,《元史》中亦有“以私钱购紫檀木殿材”等记载。

新安沉船中的紫檀木

虽然明前期有着严格的海禁政策,但也有“郑和下西洋”“隆庆开关”等促进中国与南洋地区贸易交流的事件。

清代时宫廷出于需要还进行了大量的官方采办,甚至还有外国公司代为采办,这为紫檀家具的制作提供了丰厚的原料来源。

清乾隆紫檀木嵌玉宝座故宫博物院藏

紫檀为何受清代宫廷偏爱?

虽然不同紫檀木的颜色和纹理存在一定的差异,但总的来说,紫檀色如其名,皮色深沉古穆,纹理有牛毛、金星等等形态,如光斑星曜,常给人一种高贵雅致、沉静凝重的印象。

这种独特的气质与天潢贵胄想实现的压迫感和至尊地位相契合,故而清代统治者对紫檀有着狂热的爱好,紫檀也正是在清代大量进入宫廷,活跃在造物的各个领域。

色赤纹明·红木

明清家具中所提到的“红木”,往往需要与国标《红木》相区别,有广狭义之分,但红木的学名到底叫什么,还存在多种说法。

红木之名主要流行于江南地区和北方,广东地区往往称其为“酸枝”,清代江藩撰写的《舟车闻见录》中还提到:

紫榆来自海舶,似紫檀,无蟹爪纹。刳之其臭如醋,故一名酸枝。酸枝初伐时,芯材淡红色至赤色,经长时间放置,可沉于水。

细究明清时期的红木使用历史,我们可以知道的是,在黄花梨等木材日渐匮乏后红木才大量进口,故而清中期后更为常见,同样的,它也是现在明清家具中最常见的一种硬木。

清中期红木雕龙纹床故宫博物院藏

清红木金漆嵌牙座屏风上海博物馆藏

清中期红木一封书式方角柜研习社珍藏

鸂鶒翎羽·鸡翅木

鸡翅木别名颇多,“鸂鶒木”、“杞梓木”指的都是它,因为结“此物最相思”的红豆子,还有个“相思木”的雅称。

它的名字来源于其独特如灿烂鸟羽的纹理,清代屈大均在《广东新语·海南文木》中提到了两种与鸡翅木相关的木材,讲得最为详尽细致:

[鸡翅木]白质黑章如鸡翅,绝不生虫,其结癭犹楠斗斑,号癭子木。一名鸡刺,匠人车作素珠,泽以伽㑲之液,以绐买者。

[相思木]似槐似铁力,性甚耐土,大者斜锯之,有细花云,近皮数寸无之,有黄紫之分。亦曰鸡翅木,犹香樃之呼鸡〈涑鸟〉木,以文似也。花秋开,白色,二三月荚枯子老如珊瑚珠,初黄,久则半红半黑,每树有子数斛。售秦晋间,妇女以为首饰。马食之肥泽,谚曰:"马食相思,一夕ヰ肥。马食红豆,腾骧在厩。"其树多连理枝,故名相思。唐诗:"红豆生南国。"又曰:"此物最相思。"邝露诗:"上林供御多红豆,费尽相思不见君。"唐时常以进御,以藏龙脑,香不消减。

鸂鶒木木纹一览

值得一提的是,明及清早期家具中使用的鸡翅木是老鸡翅木,也就是正宗鸂鶒木,因为采伐过度,这种木材在清代中晚期已经十分少见,现在新制的鸡翅木在价格上与其有着天壤之别。

老鸡翅木木纹

清鸡翅木嵌瘿木面心小翘头案上海博物馆藏

清鸡翅木平头案研习社藏品

坚实细密·铁力木

铁力木与红木一样,在名字上也存在“纠纷”。明清家具使用的这种铁力木又被称为“格木”,属于苏木科格木属,并非铁力木属。

古代铁力木多产于我国两广、云南等地,现在只余少量铁力木野生林,十分珍稀,故而市场上可见古代铁力木家具,却少见新制铁力木家具。

铁力木木色一览

据学者比较,古代器具使用的铁力木色偏暗红,纹理类鸂鶒木,细密紧凑,质地坚硬,尤为抗腐耐磨。明代时已经有了大量的粗铁力木家具,而细铁力木家具多是清中期以后出现。

明铁梨木翘头案故宫博物院藏

沉黑如墨·乌木

从古代文献记载来看,有乌木有关的名字颇多,乌文木、乌角、乌樠木等指的都可能是乌木。

古人对木材的认识是比较粗疏的,在乌木上更是如此,从传世的乌木家具来看,乌木确实如其名,木色深黑如漆,质地尤其细密,但大件很少,明及清前期者亦少。

乌木木色一览

据王世襄先生对实物的深入考察,有的乌木大件家具多生裂纹,这和古人的“乌木性脆”之说吻合。但也有乌木家具裂纹较少的,所以针对明清家具使用的乌木,其实还存在值得深入探究的空间。

清乌木七屏卷书式扶手椅故宫博物院藏

需要注意的是,乌木与阴沉木有着本质区别。传统乌木产于我国云贵一带,数量极珍稀,是天然生长而成的木材;而阴沉木实际上是一种常年埋于土中的炭化木。

建筑骨架·楠木

楠木种类颇多,其利用历史也十分悠久,目前尚存的许多明清木构建筑都是楠木建筑,如天坛祈年殿、承德避暑山庄的澹泊敬诚殿。

明代营建的大慈真如宝殿

楠木色泽淡雅匀整,伸缩性小,耐久性好,是软性木材中最适宜制器的一种。

从清代内务府《活计档》资料来看,清早中期造办处制作的家具中,相当一部分是楠木家具,到乾隆十年之后才逐渐减少。

太和殿中的基台、宝座和大座屏都是楠木胎

民国楠木镶瘿木嵌余竹青款浅绛彩威震山巅瓷板画插屏研习社藏品

楠木中还有一种金丝楠木,虽备受争议,但其木纹如流金,烁烁夺目。

《博物要览》中称其“金丝者出山桐中,木纹有金丝,向明视之的烁可爱,楠木之至美者,向阳或结成人物山水之纹”。

金丝楠木木纹一览

宝塔重重·榉木

榉木在整个中国家具发展史中都有着十分重要的地位,中国古代常用的榉木“木材坚致,色纹并美,用途极广,颇为贵重,其老龄而木材带赤色者,特名为血榉”。

榉木有大花纹,形如宝塔,层叠有序,深受明代苏州地区文人士大夫的喜爱,在苏地木作中更是地位非凡。

榉木木纹一览

据王世襄先生实物考证,苏州早年的榉木家具为黄花梨家具的制作提供了品种、样式、线脚等方面的样本,应该是黄花梨家具的先祖与模范。

明榉木翘头案故宫博物院藏

清榉木插肩榫云纹翘头案(局部)研习社藏品

瑰美雄奇·瘿木

瘿木,又名影木,俗名“树疙瘩”,是树木因受到害虫或真菌影响,一部分组织畸形发育形成的木瘤,是树木病态增生的结果。各树种均可成瘿木,譬如楠木瘿、桦木瘿、花梨木瘿、榆木瘿等等,其中花梨瘿最为罕见和名贵。

瘿木有着与众不同的天然纹理,它瑰奇神秘,变化无常,或肖似山水人物,泼墨晕染;或盘曲缠绕,似鬼怪作;或游丝落絮,娇妍小巧。

其中最美,莫过于“满面蒲萄”,葡萄满架,丰美可人,茎叶纵横,散乱纷披,堪称人间难逢之盛景,使明清文人尽折腰。

-END-





Powered by 光大彩票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